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大清已经亡了,你就别再跪着了


作者:王耳朵先生

来源:王耳朵先生(lD:huangezishiba)

01

《角色扮演》里说:

不是我不够专业,而是世界变化太快。

是的,世界在昼夜不停高速运转,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样子。

比如,今天刷屏的巴黎圣母院大火?#24405;?/p>

昨晚我睡觉前,看到的朋友圈,还是一片惋惜。

今天上午我再点开,已是满屏的喝彩声,已是幸灾乐祸。

一种广为流传的观点是:

“我想到的,只是英法联军当年火烧圆明园,他们烧圆明园的时候很开心,所以我今天不会为法国的巴黎圣母院惋惜,试?#20160;?#22825;饶过谁?”

说实话,我也不为巴黎圣母院被烧伤心欲绝,因为我还没有去过法国。

没有被它摄人心魄的壮丽所打动过,所以我很难感同身受。

但隔着?#21482;?#23631;幕,看着大火一直破灭不下去,看到法国人跪在路边哭泣,我还是觉得悲伤。

所以,如果你问我:

巴黎圣母院真的烧得好吗?真是一种天道?#21482;?#21527;?

答案?#27604;?#26159;:不是!

02

烧圆明园的和建巴黎圣母院的

不是一拨人

幸灾乐祸者给出的一个理由是:

因为法国曾经烧过我们的圆明园,所?#36816;?#20204;的巴黎圣母院烧了,活该!

然而,你有没有去想过,烧圆明园的人和建巴黎圣母院的人,是不是一拨人。

圆明园是1860年被烧。

普遍的说法是,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完成于1345年。

两者相隔了几百年。

烧圆明园的人和建巴黎圣母院的人,不是一群人,甚?#20102;?#20204;所处的时代,都有着天?#20048;?#21035;。

圆明园被烧,是不能忘记的历史屈辱;但巴黎圣母院,本身也无原罪。

历史何辜?

巴黎圣母院何辜,要为所在国家几百年后的一场错误,在再几百年后,被你唾沫淹没?

03

“天道?#21482;亍?#30340;前提

是人道

雨果说,绝对正?#20998;?#19978;,还有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

突然降临于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对法国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古老文明的可能消失,意味着这个国?#19994;?#21382;史记录,可能将千疮百孔。

更不用说,破灭这场大火,还可能造成人员的伤亡。

对法国来说,这是一场无妄之灾。

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对于灾难最合适的姿势,不是嘲笑,而是一起默哀。

所谓天道?#21482;兀?#22312;这里并不适用。

你保持人道主义的同情,才是现代文明的体现。

04

爱国主义

不等同于狭隘爱国主义

?#27604;?#35201;爱国。

我在此前也不止一次的说过,什么是正确的三观?

正确的三观,绝对不可缺少爱国的精神和自觉。

但什么是务实的爱国?可能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不学外语,不是爱国。

过度追捧国外产品,不是爱国。

为国外的灾难喝彩,不是爱国。

动不动就把一件小事,和爱国主义挂上钩,也不是爱国。

你动辄就把巴黎圣母院的火灾,定义为天道?#21482;兀?#35273;得出了几百年前的一口恶气。

这只是一种狭隘的爱国主义。

而爱国主义,并不等同于狭隘爱国主义。

05

你真的懂巴黎圣母院是什么吗

看朋友圈的时候,有个网友的留?#38498;?#26377;趣。

他说,“我?#38498;?#20877;也不买巴黎圣母院的系列产品了”。

请问,您真的知道巴黎圣母院是什么吗?

是一部电影,是一首歌,还是一个商场?

如果你都不懂得巴黎圣母院是什么,那么你嘲笑它被烧是天道?#21482;兀?#26377;什么意义?

不要看到大家在骂什么,你就赶紧跟着骂几句。

有句话说,在这个世界上,比守身如玉更重要的,是守脑如玉。

请少一些情绪性的表态。

《智齿》里有句话:

天才和非天才的区别是,天才眼中看到的都是谬误,然后纠正它。非天才眼中看到的都是真理,然后盲从它。

你也许无法成为天才,但至少可以在弄清事情真相后,再表态。

要知道,放弃独立思考,往往是笑话和纷争的源头。

06

到?#33258;?#26679;看待圆明园,和巴黎圣母院被烧的关系?

我最赞同的,是这位网友的意见:

是的,一种是文明的灾难,一种是历史的耻辱。

而什么,是?#28304;?#21382;史耻辱的正确态度?

就是强大自己,让耻辱无法卷土重来。

忘记灾难的最好办法,就是让灾难消失;忘记耻辱的最好办法,就是让耻辱不能再发生。

觉得烧了别人一座教堂,就是沉冤得雪,这种论调,本质上还是一种?#21592;啊?/p>

要知道,大清早已经亡了,你不能再跪着了,要有更开阔的视线,更包容的眼光。

小说《巴黎圣母院》里也说,宽宏大量,是惟一能够照亮伟大灵魂的光芒。

所以,恕我不能和你一样,为巴黎圣母院的火灾喝彩。

我并不为它的大火格外悲伤,但我仍然觉得应该默哀。

最后,我只想说两句话。

一句是,这事真的没什么好争辩的。

如果你真爱国,就请你踏踏实实工作,做个现代的文明人,别动不动给中国丢?#22330;?/p>

第二句是,巴黎圣母院的火?#20013;?#38395;刷屏朋友圈,最高?#35828;模?#21487;能不是你。

而是奔驰的公关。

少发些没用的牢骚,多关注些真问题。

别让“66万买奔驰没开远就漏油”这件事,烂尾了。

王耳朵先生,青年作家,知名媒体前首席记者,关注于职场和个人成长,多篇文章全网阅读量过千万,微信公众号:王耳朵先生(lD:huangezishiba)。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20445;?#19968;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25945;ā?#19981;做单纯的资讯推?#20572;?#33268;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王耳朵先生
来源:王耳朵先生(huangezishi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