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音之王”爭奪戰:丁磊要“白天養豬,晚上打碟”?

“DJ,抓個幣!(drop the beat)"

如果你是《中國新說唱》的觀眾,應該會對這句話有印象,它仿佛一把號令槍,槍響后,一個漂亮小姐姐會一手托著耳機,一手轉動手上的工作臺,音樂隨之響起。

這是部分觀眾對電子音樂的全部印象了——“一個轉盤子放歌的人”,經常出沒在嘻哈音樂現場,或者三里屯的各大夜店。代表曲目是Remix版本的《愛情買賣》和《如果我是DJ你會愛我嗎》,以及一些干脆連歌詞都沒有的重低音舞曲。

再進一步,你可能聽過韓國歌手Psy的《江南style》,再或者,知道世界上有一個百大DJ的音樂人榜單,有時作為宣傳噱頭出現在某個音樂節的海報上,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但電子音樂絕對不止于此,在一些國家,電子音樂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音樂類型,下面包含著非常多的音樂風格。而在中國,電音和兩年前的嘻哈一樣,更多處于“Underground”的狀態。

不過,隨著90后、00后對現場音樂消費的熱情和消費能力的提高,以及越來越多的優秀制作人出現,電音發展迅速,不僅是唱片公司,演出公司等線下公司,連視頻平臺、音樂平臺等線上公司也爭相入局。

“電音之王”爭奪戰,一觸即發。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6 年中國電子音樂用戶規模為 1.97 億,2017 年達到 2.86 億, 2018 年將突破 3 億,達到 3.58 億。從線下音樂節場次來看, 2016年中國電子音樂節數量為32場,2017年則達到86場,翻了1.5倍。

而被稱作全球電子音樂節三巨頭的Tomorrowland、Ultra、EDC也紛紛入駐中國。去年,王思聰以香蕉計劃CEO的身份,宣布引入國際音樂節品牌Ultra,命名為Ultra China。今年,熱波傳媒引入了EDC,Tomorrowland則和騰訊合作了一部綜藝,將在下半年播出。

“目前國內大部分音樂節仍舊類似于拼盤演唱會的形式,除了藝人陣容實在想不出別的內容,很多觀眾就是沖著某個藝人去的,他們是藝人的粉絲,并不是音樂節的粉絲。我們引進EDC就是希望通過跟外國團隊的合作來提高自身的水平,線下娛樂行業其實是機遇和挑戰并存的。”熱波傳媒CEO何詩杰曾在接受多家媒體采訪時表示。

對于線下音樂節來說,投入成本高,籌備周期長,而且行業內也沒有出現現象級的流量藝人,純靠邀請國外藝人吸流量,在受眾擴張上稍顯緩慢。而如果市場整體受眾不夠多,則會影響音樂節的質量和持續性。

“電音之王”爭奪戰:丁磊要“白天養豬,晚上打碟”?

圖片來源:鈦媒體

因此,光靠線下的鋪設往往不夠,同樣還需要線上的聯動和助推。制作網絡綜藝往往會成為一個讓流行文化真正變得“流行”的最佳方式,起到“臨門一腳”的作用。

去年的《中國有嘻哈》,今年的《這就是街舞》《創造101》等網絡綜藝的爆火,讓業內看到了亞文化出圈后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力。各大視頻平臺都紛紛占坑,希望在更加垂直的領域搶占領先地位。

于是,我們看到了上半年愛奇藝和優酷在機器人、街舞等節目上的捉對廝殺;看到了《這就是灌籃》《聲臨其境》《演員的誕生》等細分領域綜藝的陸續推出。

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對這種現象有過總結。

在愛奇藝2017年第一季度的策略會上,他集結了一幫高管,他說,這幾年,愛奇藝上的爆款,全都誕生在一個沒有出現過的新門類上,這其實就是規律,我們得去遵循這樣的規律。他決定,在這樣的門類上多投入,做爆款。

在音樂綜藝領域,曾經現象級的《中國好聲音》來到第七年,已經明顯力不從心,民謠和嘻哈的熱度更是來得快去得也快,作為制作方,必須要尋找新的內容,來彌補音樂綜藝即將出現的空白。

其實在幾年前,國內也曾將目光放在電音上,2016年夏天,江蘇衛視曾推出一檔叫做《蓋世英雄》的節目,主打的便是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音樂,節目導演是后來打造了《中國有嘻哈》《熱血街舞團》等綜藝的車澈。

但當時由于整個市場不成熟,加上節目制作略顯傳統,這檔節目除了大張偉唱火了幾首歌之外,并沒有達到像《中國有嘻哈》那樣的熱度。此后兩年,也沒有新的電音綜藝推出。

而在今年下半年,將有兩檔電音綜藝正面對決,分別是燦星制作的《即刻電音》和洪濤團隊制作的《超強電流》,目前兩檔節目均未開播,究竟會有怎樣的表現,目前還不得而知。

除了線下演出和線上綜藝,在線音樂平臺也開始對電音發力。

今年1月31日,騰訊音樂與索尼音樂共同成立電音廠牌Liquid State,從單純的版權購買向上游內容制作進軍,并與李宇春、謝霆鋒、Alan Wlaker等達成了合作。

在規劃中,Liquid State 除發掘、培育亞洲各地的電音人才外,也支持國際藝人開拓亞洲市場,并將結合巡回演出、club 活動及其他體驗活動進行推廣。 

上周,網易也推出電音品牌“放刺FEVER”,Slogan為“感官全開”。與騰訊音樂與索尼的合作相比,網易“放刺FEVER”看上去更加綜合,主要業務涉及現場活動、音樂制作/DJ學院、藝人經紀、品牌跨界合作、衍生品開發、游戲音樂、高端定制電音旅行等多個板塊。網易也表示,該電音品牌,會依托公司旗下網易云音樂上億電音用戶進行推廣。

網易發布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時,丁磊就曾表示,音樂對中國用戶來說,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內容需求市場,在這一市場中,網易云音樂擁有自己的發展思路,“立足于中國音樂愛好者的需求,去推動和發展中國原創音樂。”

而根據艾媒咨詢的報告,2017年網易云音樂電音類歌單爆發式增長,如此直觀的需求,可能也是網易決定投身電音的推動力之一。

“電音之王”爭奪戰:丁磊要“白天養豬,晚上打碟”?網易“放刺FEVER” CEO王縝在上海舉行的發布會上表示,電音是一個特別容易跨界、跟不同類別的產品之間有合作的內容。未來FEVER將會與網易的電商、游戲等業務進行跨界合作。例如藝人衍生品、品牌衍生品等,都可以通過電商的供應商鏈條生產和銷售。

跨界合作也一直是網易比較擅長的。網易云音樂成立5年,和音樂有關的、無關的跨界都做了不少,開酒店,出智能音箱,與屈臣氏、農夫山泉等品牌合作。網易漫畫還開了飲品店,網易閱讀則選擇了beats耳機、九陽、立頓等成為合作伙伴。

也是在上周,網易云音樂又宣布完成了新一輪融資,領投方令人意外——百度。雙方將在內容、流量、版權等多維度展開全面深入的合作,似乎也暗示著百度音樂的離場。

網易云音樂業務負責人表示,網易云音樂此輪融資主要是為了引入優質和有優勢資源的長期合作伙伴,為快速發展中的業務注入延伸拓展的新動能。

近幾年網易云音樂的發展迅速,四年時間,用戶數便突破3億,估值也在去年達到80億,本輪融資后,必然會更高。但從整體上來看,在線音樂市場的格局就像游戲市場的格局一樣,騰訊一馬當先,網易在后面緊追不舍。而近期騰訊音樂頻傳IPO的消息,相信也是給了網易不小的壓力。

根據近期騰訊音樂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說明書,2018年上半年,騰訊音樂的營收達到86.1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2%。2018年上半年的調整后利潤為21.12億元人民幣,同比上升近兩倍(189%)。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書中顯示,雖然騰訊音樂的收入主要來源為付費訂閱、數字專輯、虛擬禮物和增值會員。但8億用戶中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僅有2330萬,付費率為3.6%,遠低于Spotify這一國外音樂流媒體巨頭43%的付費率。

雖然網易云音樂沒有公開過自家的付費率,但囿于整體市場環境,估計也不會高出太多。所以對于網易,甚至整個在線音樂市場來講,在音樂付費還未成熟的情況下,想要增強自身競爭力,就必須尋找新的增長點,并將整個業務線拉長,占據某一領域市場的全鏈條。

音樂始終是不可忽視的內容,在“消費升級”之下,用戶對音樂產品的功能,對音樂作品的品味,都提出了更高要求。而無論是騰訊、阿里,還是網易,似乎都還沒有想出更加高級的玩法來滿足這些需求。

“放刺”可能是個很好的嘗試,但丁磊要真的想實現“白天養豬,晚上打碟”,也許還需要很長一段路要走。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趙思強
來源: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