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云壓境 聯想逆行

似乎一夜之間,To B就從少數派行為變成企業生存必備技能,就連BAT都在聚焦To B市場。

撰文 | 郭朝飛

楊元慶最近一次公開露面是在北京雁棲湖,在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他反復提及物聯網、AI和智能制造,以往更多的是PC和手機。

“我們還是更重視To B業務,這更適合聯想,因為開始To C的業務可能相對容易一些,但To B業務需要建立起長期的客戶基礎。”這是楊元慶對外釋放的新信號,字里行間,聯想要成為一家To B公司。

這并不意外。似乎一夜之間,To B就從少數派行為變成企業生存必備技能。就連BAT都在聚焦To B市場。

這跟移動互聯網人口紅利消失有關。

早在2016年6月,中國網民規模達7.1億時,包括王興在內的大佬紛紛警示互聯網即將進入下半場。依靠人口紅利進行模式創新的機會見頂,以云計算、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將成為主流。

與之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各個行業觸網形勢并不樂觀,可挖掘的機會猶如尚未開采的金礦。

有份報告值得參考。麥肯錫2017年發布的《數字時代的中國》中提到,在與消費端關系密切的領域和政府強烈推動的領域,中國的數字化程度領先于美國,且成就了多個世界矚目的科技巨頭。

但在其他產業,數字化投入卻落后于歐美。按麥肯錫對“數字化”指標的定義(包括資產、使用、人力三個維度),美國的數字化程度是中國的3.7倍。

中國工業互聯網開始替代消費互聯網成為行業風口,科技公司通過賦能B端,服務C端。這才有互聯網巨頭要求尋求B端能力的集體行為。

不過轉身的時機尤為重要。因為B端不乏先行者、潛水者。比如在C端被多次批評的聯想,其實在To B領域已經提前做了很多布局。尤其在醫療、超算等領域。

一場關于B端的賽跑早就開始。

1

20歲的騰訊剛剛進行了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由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升級,直指B端市場。

其新成立的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將整合包括騰訊云、智慧零售、安全產品、騰訊地圖、優圖等產品線,幫助醫療、教育、交通、制造業、能源等行業向智能化、數字化轉型。

去年12月,馬化騰在員工大會上說:“現在的騰訊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騰訊總裁劉熾平則表態,“很多人說我們只有To C的基因,沒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這個說法的,你看進化中的成功物種,不是一開始就有那種基因,都是演化出來的。”

在此之前,騰訊搖擺過。

一個被廣泛提及的故事是:2010年,陳磊建立騰訊云,并堅持擴張。但當時騰訊SNG負責人湯道生主張利潤為先。2014年陳磊離職,兩年之后騰訊才再次重視云計算,展開市場爭奪。

在騰訊之前,今年5月楊元慶通過內部信也公布了聯想新的集團業務架構調整。

聯想原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移動業務集團整合成智能設備業務集團,與原數據中心業務集團協同,共同發力“智能設備+云”和“基礎設施+云”,以適應智能變革和廣大的企業級服務市場。

楊元慶稱,聯想在人工智能三要素——數據、算法與計算力領域擁有全面積累,將為各行各業提供行業領先的智能化解決方案。

比如,發展針對企業客戶的智能物聯網設備,主要通過提供協議、模組、嵌入式PC、嵌入式服務器這樣的方式,來促進機床、醫療等各種設備的智能化;聯想所創建的大數據平臺、先進算法,與行業的knowhow(知識、經驗、流程)相結合,促進各行各業智能化發展。

今年9月底,馬云在云棲大會上再提新制造。

“不管已經擁抱互聯網還是沒有擁抱互聯網,必須思考未來的制造業該如何去走,未來成功的制造業一定是用好互聯網,一定是IoT,一定是云計算、大數據的新型制造業企業,因為不用好這些新技術的企業都會失敗。”

馬云解釋,提出新制造,并不是說阿里要進軍制造業,而是幫助制造業進行改革和變革。

這與阿里的新零售思路并無二致。

2016年,馬云在云棲大會上首次提出“五新”戰略,即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術和新能源。之后,阿里在新零售領域發力,希望通過自己在技術、物流、金融、云計算等方面的基礎能力,幫助B端商家完成數字化轉型。

早在2009年,阿里就先發制人,啟動阿里云。2017年,成立達摩院,計劃3年投入1000億元,立足基礎科學、顛覆性技術和應用技術的研究。今年3月,阿里全面進軍物聯網。

雖然晚了幾步,華為卻來勢兇猛。

2017年,73歲的任正非親自出馬,74天跑了四川等6省,這些省份的省委書記、省長及當地政府的主要官員出面接待。有媒體統計,任正非的四川與陜西行程間隔三天,而廣東和浙江僅隔一天。最終,華為與這些地方政府達成協議,“云計算、智慧城市和大數據”是共同涉及的領域。

幾個月后,任正非簽發“關于Cloud BU組織變動的通知”,云計算部門升級為集團一級部門,與運營商BG、企業BG和消費者BG并列。華為云的目標是三年進入世界前五。

或早或晚,巨頭都轉向了To B市場。

2

移動時代,聯想昔日的對手和朋友,大多成了失敗者。聯想PC下滑,移動業務也不見起色。

2016年5月,聯想公布2015年財報,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聯想集團2015財年凈虧損1.28億美元,2014年同期為盈利8.29億美元。

楊元慶承認,這次危機不亞于2008年。聯想智能機出貨量接連下滑,市場份額在2015年便跌出前五。

為扭轉集團頹勢,2016年年底,楊元慶確定了一個所謂的“三波戰略”。

第一波戰略是保持核心PC業務全球領先地位和盈利能力,這被認為是“碗里的飯”,決定著聯想的生死。

第二波是數據中心業務和移動業務,是“鍋里的飯”,被寄望能盡快成為增長引擎和利潤引擎。

第三波是押注自然語言交互和人工智能,讓聯想的硬件設備更智能,聯想要從設備戰略,轉移到基于人工智能的“設備+云”和“基礎設施+云”戰略。楊元慶將之視為“田里長著的”。

2012年以來,PC行業總體收縮。為了守住“碗里的飯”,聯想以客戶為中心,堅持產品創新。此前,各PC廠商都在產品形態方面做出嘗試,市場上有過很多“變形”,比如帶外框、沿中軸水平翻轉、鍵盤可插拔等。目前,留下來的變形本,幾乎只有聯想Yoga的360度轉軸和可插拔兩種形態。

同時聯想推進PC+轉型,布局智能物聯產品生態鏈,從教育PC供應商轉向智慧教育解決方案供應商。

6年多時間里,聯想PC增長率基本保持業界領先。2018年第一財季,其PC全球出貨量增長10.5%,營收增長19%,達到83.08億美元。IDC和Gartner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自然年)全球PC行業中,按出貨量和市場份額計算,聯想均位列第一,坐穩PC行業第一大廠商位置。

根據楊元慶的“三波戰略”,第一波PC業務穩固,第二波、第三波得以推進。

聯想也開始“All in AI”。

聯想研究院已經建立起公司級別的人工智能平臺,支持計算機視覺、語言、自然語言理解等領域的研究。比如E-Health。這是一套智能醫療圖像輔助診斷解決方案,2017年聯想Tech World 進行了展示,此外可穿戴智能心電衣(SmartVest)等原型產品也被亮相。

301醫院牽頭成立的醫療大數據應用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聯想也參與了共建。聯想的主要任務就是將AI技術與臨床醫療數據有效結合,共同在醫療影像,ECG監測,自然語言,機器平臺等領域有所突破。

楊元慶提醒,與很多互聯網公司不同,聯想的積淀是B2B,聯想的AI將針對企業智能化轉型,而不是B2C,也不僅僅是smart speaker、無人駕駛汽車等終端產品,更多的是放在各行各業的智能化,包括像智能制造行業各個價值鏈的智能化。聯想從一家硬件設備制造商向智能物聯服務商轉型。

聯想在超算方面的積累很深。過去幾年先后幫助北京大學、廈門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搭建了超算中心。

有必要解釋下超算的價值。這在國計民生起到的作用非常重大。比如面對氣候變化、能源短缺、污染等問題,可以提供解決方案。甚至傳統產業改造與升級,普通人精準醫療都離不開超算的能力。

高校超算中心的能力,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們相應學科的研究能力。

聯想轉型路徑趕上了工業互聯網的風口,多年的國際化為聯想轉型積累了人才與資源。

聯想在全球有約5.2萬名員工,業務遍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堅持任用更多具有本地市場經驗的人才,克服了文化差異造成的困擾。

聯想建立了以中國北京、日本大和和美國羅利三大研發基地為支點的全球研發架構,擁有兩萬多項專利。聯想設備的制造工廠遍布全球,二十多家生產制造廠在各個時區聯動,24小時連軸生產,每秒鐘出產4臺設備,每分鐘制造37塊板卡。

“目前聯想每年研發投入80億~100億元,跟最頂級的公司相比可能并不算高,但我們的研發投入在中國所有企業中大概排在前15位(包括國有企業)。”楊元慶說。

聯想業績開始好轉。8月16日,聯想集團公布最新的2018/2019財年第一財季業績報告。財報顯示,第一財季聯想營收增長19%,達到119億美元,營業收入實現了連續四個季度持續增長。利潤方面,稅前利潤達到1.13億美元,同比增加1.82億美元。

楊元慶判斷,聯想“跨過了最底部”。但擺在他面前的,是又一個轉折關口。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郭朝飛
來源:微信公眾號:藍洞商業(ID:value_creation)